學者觀點-從習訪越 論東南亞經濟共同體


學者觀點-從習訪越 論東南亞經濟共同體

「東協共同體2025年願景」,在政治安全、經濟發展以及社會文化上,各國「都有本難唸的經」。圖/摘自freepik

赏乐园烟火秀 坐摩天轮迎曙光

回顧今年12月,在經歷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是訪問越南、大陸和菲律賓在南海島礁衝突不斷、以及在東京舉辦的東南亞國家協會(ASEAN)-日本友好合作50週年特別峰會之後,面對政治安全、經濟發展及社會文化等課題的「東協共同體2025年願景」,已經到了必須嚴肅檢視的時刻。

在政治安全方面,對於東協影響最大、最全面的,當屬「拚經濟-搞基建」(與中國大陸友好)vs.外交國防-軍事演習」(支持美日印太戰略與印太經濟框架)的抉擇。甫結束的東協-日本特別峰會,爲日本這兩年國防預算屢創新高,嘗試扮演好印太戰略前哨做了一個總結。

■東協國家「交通建設大年」

然而,東協基於團結一致的政治傳統,強調政治安全共同體「在演進的區域結構,扮演核心的角色,同時深化東協區域與外部各方之交往」,並自許「強化海事安全和海事合作」,以及「一個無核武及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區域」。由此可知東協「不選邊站」的明白宣示。

在經濟發展方面,東協的經濟主體性,從「東協+1+3+6」,一路蛻變成爲如今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(RCEP),國際經貿談判地位的提升,植基於穩定的區域經濟發展。「海洋的東協」,印尼、馬來西亞與菲律賓等千島國家的經濟發展路徑,透過海運航線與港埠興國,但做了最好示範的國家莫過於新加坡;未來確保麻六甲海峽貨輪的海上安全,是重要的課題。

至於「陸地的東協」,中南半島各國的經貿一體化,有賴基礎建設交通路網的完整;就此而言,2023年,無疑是東協國家的「交通建設大年」。

此期間,雲南昆明到寮國首都永珍的鐵路通車、印尼首都雅加達到第四大城萬隆的「雅萬高鐵」通車,而馬來西亞政府也希望能夠透過公私合作的新模式,重新啓動首都吉隆坡到新加坡的高速鐵路計劃。此外,在12月習近平訪問越南後,未來也可能以優惠貸款或無償援助等方式,興建從昆明到越南首都河內東邊100公里海防市的鐵路。更重要的是,泰國新任總理塔維辛提出連結南海和印度洋「克拉地峽」的新方案,能否從紙上談兵變成事實。對於位居麻六甲海峽交通要津的新加坡來說,目前逐漸感受到馬來西亞巴生港分食貨運的競爭威脅,未來面對的衝擊,或許將改變東南亞的政經形勢。

步步向上

兆丰将来联名卡 双11权益任选

■政經體制與文化差異大 共存共榮有長路要走

在社會文化方面,東協共同體「兼容幷蓄,優質生活與機會平等,社會發展和環境保護」的願景,受制於種族、宗教、文化的複雜現況,以及經濟發展程度的懸殊,在中長期的10年或20年,都是難以達成的共同願景。首先,如果不算石油致富、人口不到50萬的汶萊,新加坡超過8萬美元,以及馬來西亞超過1萬美元的國民平均所得,已經是東協十國的富裕和中產的代表國家。其次,政治體制的不同,影響經濟社會的發展。越南是共產主義國家、汶萊是君主專制的伊斯蘭教國家;新加坡是一黨獨大、華人比例超過75%的議會內閣制;菲律賓是特殊總統制,只能一任六年,且正副總統分開競選;泰國是虛位國家元首和議會內閣制;至於全球最大的伊斯蘭教國家印尼,則是得連選連任一次總統制。因爲社會文化各有特色,「兼容幷蓄」相對容易,但要達到「優質生活與機會平等,社會發展和環境保護」,則囿於政經形勢的侷限性,顯然無法克服。

前台东建设处长走遍全县破万里 许瑞贵:选立委势在必行

■RCEP步正軌,與大陸難脫鉤

「東協共同體2025年願景」,在政治安全、經濟發展以及社會文化上,各國「都有本難唸的經」。基於地緣政治的密切關係,當RCEP逐漸走上正軌,東協國家的政經社會文化前景之規劃與落實,將愈來愈難與中國大陸「脫鉤斷鏈」,但要達成2025年「經貿互惠,共存共榮」的願景,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