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口組與日本》:從碼頭工人到暴力團的百年黑社會


《山口組與日本》:從碼頭工人到暴力團的百年黑社會

「日本極道反映着時代,而時代卻吞沒了極道。」 圖/《昭和殘俠傳》、《関東ヤクザ一家》

主持人/編輯鎮宏、七號

F-35危险逼近Su-35战机 俄怒了

「日本極道反映着時代,而時代卻吞沒了極道。」日本最大黑社會團體「山口組」,從2015年分裂以來至今仍處於微妙的對抗狀態,原本已經因爲人口高齡化而逐年萎縮的暴力團,今年又因爲疫情的影響,讓經濟運作面臨生存考驗。百年曆史的山口組,會不會加速滅亡?從分裂出走事件以來,這個問題就反覆出現在社會輿論之中。然而百年老店要一夕崩潰並不容易,山口組一路走來,有着與日本社會盤根錯節的因緣。

▌請點閱下方收聽

山口組在2015年爆發內鬨,13名直系組長脫離、並且另外成立「神戶山口組」,刻意以山口組發源地「神戶」爲名來強調正統,與原先的山口組形成對抗局面。結果出走後兩年,神戶山口組也內部分裂,另外一批成員組成「任俠山口組」(2020年1月改名爲「絆會」),變成三方對抗的情勢。在這樣混亂的背景之中,知名的日本「黑社會專業」記者宮崎學,出版了一部已山口組歷史爲經緯的專書——《山口組與日本》——試圖迴應當代社會下,山口組做爲一個「暴力團」的前因後果與時代意義。

百年曆史的山口組,會不會加速滅亡?圖爲日劇《きんぴか》劇照,非山口組。圖中央刺青者爲中井貴一,曾著名的極道電影《激動的1750日》。 圖/《きんぴか》

作者宮崎學出生於1945年,其父親爲京都的黑道團體「寺村組」組長,在家庭背景之下宮崎學可謂「家學淵源」,對於黑社會運作的實態與邏輯頗有感觸。特別的是,宮崎學就讀早稻田大學法學部時期,剛好遇上了60年代日本的全共鬥抗爭,宮崎在期間也參加了早稻田的學運,併成爲共產黨系團體的領頭人物。後來的宮崎雖然沒有踏上和父親一樣的極道之路,而是成爲了雜誌週刊的自由記者,但他所擅長專門的題材領域,多半都圍繞在黑社會的各種事件爲主。

宮崎學著述頗多,《山口組與日本》則是在2018年由祥伝社出版,契機主要爲了迴應當時因爲分裂而越趨緊張的山口組問題,同時也做爲山口組歷史的百年紀念之作,宮崎學透過回顧山口組從1915年創立的歷史,來爬梳山口組與日本社會之間互爲表裡的發展樣貌。曾經做爲左翼學運的一份子,宮崎學在這本書提出的觀察是:山口組的誕生本來就是一羣碼頭工人,他們是如何轉變成後來的企業化暴力團?而爲了排除黑道而施行的《暴力團對策法》,有沒有違反人權的疑慮?

影》美国会山庄再爆占领潮!数千示威者要求加萨停火

山口組的誕生本來就是一羣碼頭工人,他們是如何轉變成後來的企業化暴力團?圖爲極道電影《プラチナ代紋2》劇照,非山口組。 圖/《プラチナ代紋2》

▌山口組的黎明:碼頭的勞動者們

創立山口組的初代首領——山口春吉——出生於1881年的兵庫縣仮屋浦(現今的淡路市仮屋),原本從事漁業、1910年代轉往工作機會較多的神戶港,並先後在當地的海運相關團體倉橋組、大嶋組中工作,後來靠着自己的統帥能力和經營才能,1915年自立門戶山口組,繼續在神戶港的碼頭奮鬥;這羣港口的勞動者們,也就是後來成爲黑社會代名詞的山口組誕生原點。

山口組成立10年後,1925年山口春吉就引退讓位給了自己23歲的兒子山口登。做爲第二代組長,山口登除了繼續擴大港口的勞力派遣工作之外,也把經營觸角伸向了當時熱門的「藝能興行」,也就是各種舞臺演出、歌謠音樂表演等等,靠着勞動與藝能的經營「二本柱」,加上爭奪得到神戶中央市場的地盤掌控權,山口組的勢力也越來越大。

山口登在位期間歷經了「世界最大的暴力」:戰爭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對於山口組而言也是極爲艱困的時期,不管是人力還是港口海運物流,都要到戰後的復興期纔有起色。山口登在1942年10月病逝,在山口組內元老們的推薦下,田岡一雄接任第三代組長,開啓了山口組戰後的新篇章。

上排由左至右:第一代山口春吉、第二代山口登、第三代岡田一雄。下排由左至右:第四代竹中正久、第五代渡邊芳則、第六代司忍。 圖/維基共享

▌全國制霸的野望:第三代組長田岡一雄

宮崎學在《山口組與日本》一書中,對於田岡一雄時代的山口組描繪頗多。主因在於他所掌權的第三代山口組(1946年至1981年)爲戰後以來規模最鼎盛、奠定山口組近代形象的關鍵時期。戰後由於警力不足,山口組靠着組織自警團掌控地方勢力和黑市,以及原先經營的各項運輸與建設等產業,跟着戰後復興期同步往上攀升;其中「甲陽運輸」和「神戶藝能社」堪稱代表性的經濟來源。

草莓季來了!台北「1985窯烤披薩」季節限定草莓pizza,酸甜口味加起司 幸福感滿滿

田岡一雄的時代,確立了山口組的綱領和組織內規,最知名的莫過於〈山口組綱領〉第一條:「山口組乃以俠道精神爲準則,替國家社會之興隆做貢獻。」田岡的野心號稱要全國制霸,組織規模最大的鼎盛時期達到全國總人數約4萬人,旗下相關團體組織超過400個,成爲日本最大的暴力團。

全程不充電、路程超過550公里 Kia EV6車主挑戰「全臺最高公路能耗賽」創驚人紀錄!

在日本任俠電影類型中,最具代表性的演員高倉健。

但隨着人數、地盤與產業的擴增,派系也在山口組內部林立;田岡一雄的時代,也是爆發流血衝突、內部彼此對抗或是與不同暴力團之間鬥爭的激戰時代。1950到1960年代左右,大大小小的「抗爭事件」(暴力團互鬥對抗的案件)不斷增加,也逼使日本警方針對山口組,發動了多次掃蕩的「頂上作戰」,例如1964年第一次頂上作戰,針對多名直系幹部、甲陽運輸的資金追查,打擊山口組的港灣物流事業。

在昭和末期的經濟起飛,山口組同樣享受着景氣繁榮的順勢,然而卻也在1981年田岡一雄病逝後,山口組內部因爲繼承人問題而埋藏了內部分裂的危機種子,讓昭和末年成了山口組最血腥的歲月。

以廣島抗爭、山一抗爭和頂上作戰爲題材的電影系列《無仁義之戰》。 圖/《無仁義之戰》

▌山一抗爭:史上最惡暴力團火拼

星战文明 小说

田岡一雄病逝後,由旗下若頭「山廣組」組長山本廣代理,然而第四代山口組的權位並非由山本廣接任,而是由田岡一雄的遺孀田岡文子、以及多個山口組內部直系團體的支持下,山口組的武鬥派——竹中正久——在1984年接下四代目的大位。

但也因爲繼承問題,山口組內部出現了明顯的竹中派與山本派兩大派閥角力的局面;山本廣在同年決定出走,另組成「一和會」,組織成員總數約達7,000人、勢力甚至大於當時山口組直屬的6,000人,與山口組直接公開對立,形成了山口組對決一和會的「山一抗爭」。而對抗從零星的衝突,到1985年爆發成全面血戰——山口組組長竹中正久在1985年遭到一和會暗殺身亡,雙方演變爲持續4年的火拚與暗殺。

中島貞夫1990年的黑幫電影《激動的1750日》,中井貴一主演,宣傳詞爲「日本極道史上最大抗爭」,雖然是架空的故事,但劇情與人物就是以山一抗爭爲藍本。 圖/《激動的1750日》劇照

我的美女群芳 小说

山一抗爭被稱爲史上最惡暴力團對抗,兩邊成員死亡總共29人(山口組10人、一和會19人)、66人受傷,被逮捕者超過500人以上。對抗最終在山口組的各個擊破下,成功瓦解了一和會的勢力,在1987年抗爭進入終局,一和會最後於平成元年1989年解散,這場山一抗爭正式落幕。

然而血戰爆發期間,對日本造成的治安陰影揮之不去,日本警方也因此強化地針對暴力團的嚴格法律,1991年的《暴力團對策法》、以及後來2011年的《暴力團排除條例》,將這些指定暴力團施行監控與社會活動限制。

黑道暴力團是社會的產物、也能反映社會的變化。山口組的經濟與日本戰後復興有密切關聯,其人口結構也是——平成年代最明顯的高齡化,也發生在山口組身上。根據日本警視廳的資料,2000年以來高齡化趨勢相當明顯,目前包括山口組在內的全國黑道組織,成員中50歲以上比例超過40%,30歲世代從30.6%降爲20%、20歲世代成員從12%下降至4.7%。全國黑道總體人數,也從2007年的40,900人,一路下滑到2016年18,100人,是歷來最低數字。

黑道暴力團被視爲社會的異類、害蟲,但一味取締打擊,是否真能改善問題?圖爲神戶居民反對暴力團的示威遊行。 圖/路透社

浓浓古早味!这款超商饮网友激推

▌徹底排除惡勢力?

到了山口組第六代首領司忍(本名:篠田建市)手上,山口組卻在2015年再度爆發內鬨,而一分爲三、演變成「山口組三國志」的對抗局面。截至目前2020年6月爲止,除了零星小型的衝突事件之外,並沒有出現如同過去山一抗爭的激烈場面,但警方的高度警戒仍在持續、微妙的三組鼎立能維持多久,也頗令外界好奇。

宮崎學認爲,要回到「團結」的山口組本來就是很難的事;分裂的主因肇始於對於權力和金錢利益分配的不滿,而在現今有《暴力團排除條例》之下,暴力團已經很難生存的年代,組織內部的矛盾也越來越深。

宮崎學在《山口組與日本》的後半部中,用相當的篇幅討論山口組與日本社會之間的關係,特別是《暴力團排除條例》在某種程度上剝奪人權、將本來就已經是社會邊緣人的黑社會徹底排除到更邊緣的位置;這樣的做法到底是有助於黑社會金盆洗手、還是讓犯罪更隱藏到黑暗的角落?

胡歌深夜抛出「报喜比YA照」 粉丝激动狂留言:终于要结婚了吗

唐忠汉谈「行进中的设计思考」 分享拥抱永续ESG的独特解方

到了山口組第六代首領司忍(本名:篠田建市)手上,山口組卻在2015年再度爆發內鬨,而一分爲三、演變成「山口組三國志」的對抗局面。

《山口組と日本 結成103年の通史から近代を読む》

“北京党史”慕课|第41课 黑暗中国的“一线曙光”

属性同好会

作者: 宮崎學

出版社: 祥伝社

出版日期:2018/08